• 留學申請季開啟,如何看懂大學排名背后的“門道”?
    發布時間: 2020-11-05 來源: 搜狐網 作者: 瀏覽: 10
    【評論】
    分享到: 更多

    113日,泰晤士高等教育發布2020年世界大學聲譽排名,清華北大首次進入前20。幾天前,該機構已經推出了2021年度學科排名。隨著2021留學申請季的開啟,多家機構的大學排行榜也陸續出爐。

    到底誰在給大學排定名次?這些榜單有何區別?高校能在多大程度上影響榜單排名?對學生、家長而言,如何在選校、選專業時正確參考這些榜單?帶著這些疑問,新京報記者采訪了教育專家及留學業內人士,揭秘大學排行榜中的“門道”。

    誰在給大學排名?

    1023日,在U.S.News發布的2021世界大學學科排名(中國內地高校)數學排名榜單中,曲阜師范大學和山東科技大學分列第一、第二名,力壓北京大學與清華大學,引發了網絡熱議和媒體質疑。這次意外出圈也讓早已存在多年的大學排行榜再次成為關注熱點。

    在搜索引擎中輸入“大學排名”這一關鍵詞,除了U.S.News榜單、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簡稱THE)、QS排名與軟科世界大學學術排名(簡稱ARWU)這四個影響力最大的世界大學排行榜之外,國內還有校友會排名、中國大學評價等一系列讓人眼花繚亂的大學榜單。

    那么,到底誰在給大學排名次?大學榜單為何越來越多?據媒體報道,目前,世界上已公開的大學排行榜有50多種,排名機構則有10多個。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這些排名背后的主體大致包括媒體、教育咨詢機構、行業協會,以及高校等幾類。

    1983年開始推出U.S.News榜單的《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曾是一本與《時代》和《新聞周刊》齊名的新聞雜志,現專注于為學生提供高等教育信息。泰晤士高等教育排名背后也是一家英國媒體機構,從2010年起開始提供綜合排名及學科排名。

    另一個大眾熟悉的QS排名,則是由英國一家名為QuacquarelliSymonds的國際教育市場咨詢公司推出。創始于2003年,俗稱交大排名的第一個全球性的大學排行榜最初由上海交通大學世界一流大學研究中心研究發布,初衷是尋找中國大學和世界名牌大學在科研上的差距。2009年開始,這份榜單改由上海軟科教育信息咨詢有限公司發布并保留所有權利。同樣屬于公司性質的還有艾瑞深中國校友會網。

    近年來,高校、科研機構也開始涉足大學排名,如由杭州電子科技大學中國科教評價研究院和浙江高等教育研究院、武漢大學中國科學評價研究中心聯合推出的中國重點大學競爭力排行榜。此外,還有像“中國大學評價”這類以個人名義發布的榜單。

    同一學校在不同榜單的排名為何大相徑庭?

    從各榜單來看,中國內地大學排名的前兩名基本都是清華、北大。排名第三的高校則各有千秋,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復旦大學、上海交大、浙江大學、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等都曾位列第三。記者梳理榜單后發現,這一現象在“中國前十學?!钡呐琶畜w現得更為明顯:在不同的榜單中,進入過中國前十的高校大約有30所。

    為何有時同一學校在不同榜單中的排名差別很大?各大排名的評價標準和指標又是什么呢?

    U.S.News、QS等機構官網上列出了排名方法和相關指標。比較后不難發現,U.S.News最注重論文。以學科排名為例,評定指標共有12項,包括論文發表數量10%、標準化論文引用影響指數10%、論文總被引數7.5%、被引用最多10%出版物中被引用數12.5%、出版物占被引用最多10%出版物的比率10%、具有國際合作的出版物總數的百分比5%、代表領域在所有出版物中被引用最多前1%論文中被引用論文數5%、出版物占所有出版物中被引用最多前1%論文比率5%等。

    U.S.News排名相比,QS排名更注重學術同行評價、師生比、師均引用率等指標;THE把評價的重點放在教學、科研和論文引用次數上;軟科把排名的重點放在了教師獲獎、高被引科學家、國際論文和《自然》、《科學》論文上。

    現實中,不管用何種評價標準和指標權重,想要真正獨立客觀地評價一所大學的優劣都非易事。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部教授、博士導師洪成文把大學排行榜稱作是一個在不斷完善過程中的商務活動。

    洪成文對評價指標體系提出了諸多質疑,“采用英文發表是不是掩蓋或抹殺了本土語言成果的作用和價值,比如法國大學的法語期刊,德語期刊的德文發表以及中文期刊的中文發表?大學質量中的易測性指標(比如預算、諾貝爾獲獎教授數量)和難測性(人才培養的質量、未來發展潛力和潛質等)如何區別、有沒有區別、怎么區別?”

    大學如何影響排名?

    這次,在U.S.News公布的中國內地高校數學學科排名中,名列第一的曲阜師范大學在論文引用相關的數據排名上靠前。其中,標準論文引用影響、占引用率前10%的出版物總數百分比、占引用量前1%的論文與出版物總數的百分比這三項指數排名位列第一,論文引用總數、引用率前10%中的出版物數量等指數則位列前四。與之相對的是,該校數學學科在涉及國際學術研究的排名上較為靠后。由此,曲阜師大也被媒體質疑是故意利用排名漏洞,刷高排名。

    事實上,在熟悉了排名辦法之后,國外一些大學早已熟稔了如何利用規則“玩轉”排名。

    2014年,美國東北大學原校長理查德·弗里蘭(RichardFreeland)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就詳細介紹了他如何根據U.S.News的評估標準一步步提升學校排名,比如低于20人的小班在評估中可以加分,那就把大部分班級的人數都變成19人。

    如果不能合理地利用規則,一些美國高校甚至名校也弄虛作假。

    據美國媒體報道,2012年,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WashingtonUniversity)承認夸大了高中畢業時成績最好的學生比例,埃默里大學(EmoryUniversity)則承認其謊報了四年的高中GPA和近12年的SAT成績。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教育發展與改革研究所所長、研究員吳霓認為,一個高校如果一門心思去琢磨如何通過產出大量粗制濫造的論文,鉆排名榜的漏洞和投機來提高自己的排名,學校發展的追求目標就不正確了,這樣的衡量標準也是不值得提倡的?!皣獾闹笜梭w系我們可以參考,但不能作為唯一的或重要的發展質量衡量指標,更沒有必要去利用指標設計的漏洞想方設法提升自己學校在榜單上的排名?!?/p>

    在吳霓看來,國外高校招生一般都是完全的自主招生,不排除部分高校需要通過排名來吸引大量學生去申請,而學生的申請一方面能讓學校獲取一筆不菲的費用;另一方面報名人數多了,學校在學生錄取選擇上也會有更大的挑選余地,能招到更合適的學生。而費用收入用于學校發展,以及更優質的學生進入學校,又會對學校的質量提升和可持續發展起到促進作用,形成一種良性循環。這就是國外的一些典型的高校排名榜單對國外高校的吸引力和作用所在。中國特色的大學治理體系和高等教育發展與國外不同,因此用國外的排名榜單,乃至于用不科學的國內一些排名榜單來引導和規范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是不切實際的,也是不正確的。

    吳霓認為,我們應摒棄追求排名這類表面的評價方式,立足于“雙一流建設”目標,堅持黨的教育方針,從立德樹人的情況、學科發展和貢獻的情況、教授為本科生上課的情況、生師比、生均課程門數、優勢特色專業、學位論文指導情況、畢業生質量發展情況、用人單位滿意度、以及高校服務于國家和區域重大戰略的情況等來評價高校的發展和水平。

    大學排名該怎么看?

    目前,在留學領域,中國學生在申請國外高校時還是會傾向于參考大學排名。林蕾(化名)曾在某留學工作室工作多年。她告訴記者,許多留學中介機構會按照錄取結果的排名來分梯度收費,“以美國留學為例,按照當年最新一次排名為準,一般10名為一個檔次,收費相差1萬—2。

    那么,屢遭公眾質疑的大學排行榜還能作為參考嗎?學生和家長又該如何看懂排行榜背后的門道?

    對此,洪成文認為,大學排行榜有其積極的社會價值,“如同醫院的目測表,不求百分百準確,但是卻簡單、低成本?!皩τ诩磳⑦M入大學的新生和家長來說,排行榜可省去家長親赴大學做個別調查的勞頓。其次,可以滿足高需求崗位招聘人才的要求。一些跨國企業和高水平大學只考慮招聘全球排行前100大學的畢業生。

    洪成文建議,鑒于沒有絕對正確或真實反映大學現實的排行榜,家長和學生可以用“排行+”的思路來解決問題,即在參考排行的基礎上,通過高校招生專家,親朋好友和網絡渠道等手段,將排行榜的信息與所獲得的信息加以比較和權衡,理性抉擇。

    林蕾提醒說,很多時候,大學排名與錄取難度、學生匹配度并無直接關系,“以華盛頓大學西雅圖分校為例,前幾年該校一直排前50,但這兩年滑落至54、55名左右,其實教學質量、學生體驗并沒有大的改變,家長如果只想著進前50,心里肯定不好受。

    對于想申請到國外留學的學生,吳霓建議,面對留學中介機構的推薦,學生和家長要有自己的判斷,除了國外學校的綜合排名,還要看專業排名、學科排名等;同時,他建議,也要多看看高校其他方面的要素,比如學校所處的地域環境、學生的來源構成、師資的情況、不同學科在領域內的地位、科研經費情況、校友發展和就業情況等。國外還有一些高校的小范圍“圈子”,譬如常青藤學校、伯克利學校聯盟等,也可以作為參考因素之一;學生要根據自己的興趣愛好和素質發展進行選擇?!安灰尠駟螞Q定一切?!眳悄拚f。

    (編輯:鄭明麗)

    好运彩彩票